状元秀富尔茨亲笔:恩比德短信解开心扉,无缘校队激励梦想

  呦!(无限拖长) 

  你还好么,费城? 

  你好着没?我很好。 

  今天是不错的一天,今天我们将把过程带上下一个阶段。 

  不过停顿一下,首先,请给我一秒的时间。 

  呦!(无限拖长) 

  妈妈,我们做到了,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 

  萧蒂斯,我们做到了!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姐。 

  基斯,我们到这儿了,你帮着训练我,我们做到了! 

  我们都做到了,我们这个大家庭做到了! 

  呦!(无限拖长) 

  好了,我说完了,是时候把这些先放在一边。 

  人们有时跟我说,我从未表露过什么感情之类的。而真相是,我的妈妈在拉扯我的时候就让我不不要因为好事而太过高兴,同样也不为坏事而太过沮丧。她总是告诉我,生活会给你丢一堆东西,你只需要脚踏实地,心存信念。 

  但是,到了今天,哥们,我知道这天即使庆祝的稍微过了一点,我妈也会表示接受。 

  这有点滑稽,同时让我心存激动。乔尔·恩比德眼下要比平时要嗨上十倍,就我们说话的这会儿,他很可能跑到Twitter和Instgram上各种爆发。 

  自从我拜访了他们,从那以后,我发誓乔尔跟我发了75次短信,我一点儿没疯,我只是有点关心他的流量套餐。 

  抱歉,刚我提到了乔尔·恩比德?我说的可是恩比德市长,费城第一话事人,他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市长。 

  当我确信自己下赛季要去哪里打球时,我感觉这事儿有点疯狂。我觉得如释重负,那种释放感和激动混杂在一起。因为你可能会认为我已经完全了解自己会去哪儿打球,你可能会觉得我只用坐着见证即将发生的事儿就好。 

  根本不是那样。 

  当每个人都确定地说着波士顿会在第一顺位选中我,尽管那时我的训练师基斯都没有得到任何保证。我想起那时有一份报告声称我已经拒绝为76人队试训。 

  我脑子里蹦出的话就像是,“你从哪里得到那个信息的?肯定不是我的家人。” 

  比那更甚的是,我想着,”他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我。” 

  是啊,我总是想成为第一名,但是谁不是呢?事实上,我只是想要打球。 

  上周发生了太多事,奇妙的是,自我被接到费城邀请后才过去七天时间。在上周五的早晨我发现了一些事,我醒来之后想着,我会去波士顿跟凯尔特人参加另一个试训。 

  然后基斯把我弄起来,他说道,“新计划,费城。” 

  我当时刚睡醒,我的话像是,“好的,酷,那他们那儿有‘福来鸡(Chick-fil-A)’么?” 

  那是一种脆皮鸡三明治,有点像我的幸运符,基斯根本就没有回复那个重要的问题,我只能自己搞清楚了,我立刻就谷歌了一下。 

  费城确实有“福来鸡”,有六家门店。 

  如果算上机场的那家,那就有7家,而波士顿一家都没有,那这趟还是挺值的。 

  在我们准备离家上路之前,没人能找见我妈,她迟到了,她从来不为任何事来迟。但是那天早晨她需要整理好自己的头发。我有一点儿焦虑,但之后我就平静下来。你知道是为啥么?如果我妈为她自己做点啥的话,不管她想要什么,她都应该去做。在她为我和姐姐作出一切牺牲之后,什么时候她想迟到都没关系。这是一条新规距。 

  不管怎样,猜猜当我出现在76人队的训练馆发生了什么?他们订了“福来鸡”,它们就在一个桌子上静待我的到来,说真的,真是好一堆三明治。 

 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,但是他们就是知道。 

  我知道那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我身体的一小部分在思考,“尊重这些吧,他们做足了功课。” 

  在我经过体检后,我们驾车去球馆参加试训,显然有一场演唱会在费城上演,交通简直乱套了,我们在警察的保驾护航下才到了球馆,当我们停下车,大门口早就站着等待的人,但车外的人通过有色车窗根本看不清里面,有些人还在说着,“哟,那是谁?”我看见其他人告诉他们车里的人是我,那真是太疯狂了。 

  试训很平常,但特别酷的是,乔尔·恩比德、罗伯特·考文顿和本·西蒙斯就在边线看我,那真的对我产生很重要的影响,他们想要留在这儿。我真的很感激。 

  在我结束试训之后,乔尔走上来,当然他说的第一件事就是“相信这个过程(Trust the process)”,所有人都跟我合了影,而乔尔几乎在和每个人开着玩笑,现在我知道他为何在Twitter上这么棒,因为在现实生活他也是这样的(我很认真,在过去的一周他可是给我发了75条短信)。 

  很显然,乔尔这人又机灵又搞笑,但我能看出来,他很爱这支球队。作为市长,他为每个人着想。我记得在Twitter上看过一个他的视频,当时他在贾斯汀·安德森边上训练,贾斯汀在做着俯卧撑,乔尔就在边上鼓励他。这可不是笑话,这是个真事。那真的打动了我,我想成为这类球队的一员。 

  在我对他称赞再三之后,恐怕我会让他有点恼火了。 

  因为如果你问起我来,我才应该是那个发明“相信这个过程”的人。 

  我的意思是,如果你好好看看我从高中到现在的旅程,它跟76人这几年经历的路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 

  首先,在我高二那年,我试着想要进入校队,结果被刷了下来。 

  我一开始特别生气,有点恼羞成怒,我觉得这根本不公平,甚至认为自己比很多进了校队的人更优秀。 

  在那之后,很多人给了我一些建议,他们跟我说我应该转校,他们还说如果我留下来的话,可能会因此错失被大学招募并进入NBA的机会。他们基本就跟我说了那些,如果我没有退学并且离开,我的未来会特别危险,那真的有点可怕。 

  我跟我妈聊了很多,然后我们做了一个决定,我们决定要斗争下去。 

  不退学。 

  我被刷了,那又怎样?当我在高三继续尝试的时候,我会证明他们都是错的。我相信过程,那是我家人的过程。 

  如果你被击倒了,你就应该再次站起来。那就是我妈教育我的。她教会我和我的姐姐要努力,要谦虚和尊敬他人,相信上帝……那些事情最终都会奏效。 

  但是你不能放弃。 

  三年后,我走在通往华盛顿大学的路上。 

  四年后,我走在通往费城的路上。 

  就我来看,76人的过程并没有什么不同,他们也碰上过很多喷子,他们也在过去几年输了很多球,但是现在精神正在发生改变,你能感觉到的。 

  那就是那份信任。 

  就在我的试训之后,我遇到了布朗教练,我们之前碰过一次面,那是三月份的联合试训,我喜欢他的风格。在联合试训上,他问了一个别人从来没人问过我的问题。他给了我一个“比赛最后时刻”的困难情景,问我如何草拟几种不同的战术。 

  我已经忘了我当时的回复,但是当我们在上周五再次碰面的时候,他又提起了这个问题,他让我想起我当时听到问题时的第一反应,“我们是在主场还是客场?” 

  他说从来没有新秀可以为这个问题给出这么精准的回答,他说他喜欢我对于比赛的思考方式,对我来说,我很高兴他能像对我的运球那样对我的思想感兴趣。 

  我们后来还聊了更多关于策略和篮球理念方面的事情。 

  然而在会面期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是我妈很喜欢教练,第二天她告诉我,他对那个教练感觉不错,因为看上去他对如何发展自己的球员十分关心,他还告诉我妈他对自己的球员充满信心。 

  我妈也很相信他。 

  我知道很多人都看扁费城,因为这支球队输了太多球。但是布朗教练似乎对球员的成长和发展充满信心。当你从教练那里得到了这样的话,这让球员们想要如同我想的那样努力拼搏。 

  现在我并不打算做下一大堆决定,我只想要告诉你一点从我身上能得到的期望。 

  我来费城是为了打球,我来是要成为这支球队的一份子,我要给这个过程增加更多的经历,我要有成为一个新秀的心理准备,不卑不亢。 

  基本上,我来是为了给予我所拥有的一切,我相信一切事情都会有结果。 

  你说对吧,乔尔? 

  作者:马克尔·富尔茨

  译者:快篮球

  原文:What’s Up, Philly  

  责任编辑:

 


2017-06-26 22:53  阅读量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