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悟空"为何跌下共享风口?——重庆首家共享单车"退市"观察

  新华社重庆6月23日电题:“悟空”为何跌下共享风口?——重庆首家共享单车“退市”观察 

  新华社记者 张翅

  仿佛一夜之间,五彩斑斓的各色共享单车铺满了全国各个城市的街头巷尾。然而,6月13日,正式运营仅5个月的重庆悟空共享单车宣布退出市场,似给热得发烫的“共享”理念浇上了冷水。

  “悟空”为何跌下共享风口?90后的“悟空”创始人以算账的方式,告诉记者“共享”背后的“冷”账本。

  5个月亏掉300万

  6月13日,悟空单车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,正式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善后工作包括:全额退还一切投资款;对市场上留存的单车,已派出工作人员进行回收,目前已基本回收完毕;声明发布之日起30天内,继续为APP账户内存有余额(含押金)的用户办理退款。

  该官方微博资料显示,今年1月7日,悟空单车宣布进入重庆市场,这是重庆街面上首个共享单车;首批投放车辆分布在重庆主城,最终预计投放10万辆,覆盖重庆城区;悟空单车还将进入全国334座城市,设立超过10000个共享单车站点,计划在年内投放超过100万辆单车。

  “此次共亏近300万现金,所有投资都是我另一个公司的资金,如果现在不退出,我另一个公司也要垮掉了。”悟空单车大股东雷厚义告诉记者。

  成本是同行的180%

  据全国工商信息显示,名称中含有“共享单车”或者将共享单车列为主营业务的企业就达33家;最早注册时间2007年,最晚注册时间2017年;最大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,最小则为个体户,对注册资本金无强制要求,一般低于3万元人民币;而悟空单车的注册资本金则为10万元。

  悬殊的实力直接带来的是各个品牌共享单车之间,从融资到品质控制再到成本控制,各个环节上的巨大落差。“一辆悟空单车成本大概为450-500元,而一些知名单车全车成本仅为200-300元。”雷厚义告诉记者,仅单车成本基本上就是同行的180%,还不包括维护费用等。

  贵的同时,“悟空”的品质却低于同业。“不同于零售单车,共享单车必须在控制成本的同时保持品质,这意味着每个零部件都要扣成本、扣品质,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1200辆,而小黄车的供应商门槛是10万辆。”雷厚义告诉记者,和小厂合作的结果是,“一些单车还没骑,脚踏板就掉了。”

  资金缺乏让“悟空”无法升级硬件服务,“1200辆单车投放,九成失踪。”雷厚义表示,如此高的折损率,有很大原因在于他们没有能力将仅有锁车功能的机械锁换为“锁车+定位”的智能锁。

  “我们经历过的问题,许多共享单车也经历过。”雷厚义无奈地说。

  这似乎是一个死结,小规模带来成本高企,降低成本才能规模化,规模化需补充资金,而市场资金却高度关注成本控制。

  创业切勿追风口

  为解决资金缺口,雷厚义一方面寻求投资机构介入,一方面试图通过“众筹”融资。

  “我们投出去的商业计划书没有下文,商户们对‘众筹’又不太买账。”雷厚义表示,他曾设计过合伙人模式,试图通过民间众筹资金购买单车,再投向市场,投资人享受单车收益的模式,但最终一共只进了十多万元。“大家风险意识都很强。”

  “也考虑过车身广告,车载显示屏,大数据进行延伸开发。还想过和企业合作。”雷厚义说,“无论如何,企业得盈利,要脚踏实地,盲目追‘风口’是创业大忌。”

  相关专家认为,目前,共享经济主要依赖押金运作和衍生金融服务盈利,核心仍在规模和资金运作能力,而动辄上亿美元的融资规模显示,这一领域已经不再适合资源、资金有限的普通创业者。

 


2017-06-23 21:58  阅读量:18